橙兰倪墨>奇幻玄幻>穿越后技能点全加到批上了 > 青涩狼吊狂C嫩批/紧致度点满名器B道榨初精/内S灌到爽
    鸡巴落入主人手里被肆意亵玩,陌生的舒爽愉悦随着沈辛的动作水涨船高,幼狼迷茫地哼吟,后腿不自觉站起,下意识追着沈辛的手掌笨拙地蹭动。

    随着小狼站立的姿势,赤红光滑的茎身露出水面。沈辛目不转睛地看着,兴奋状态中的小鸡巴似乎比刚摸到时粗长几分,他忍不住加快撸动手中的狼屌。

    浴桶里水声哗啦作响,掺着幼狼晦暗的呜咽和青年愈发动情难耐的低吟,终于沈辛再也等不及要引狼入洞,抄起搁在旁边的水瓢兜头浇在搓出皂角沫子的雄兽阳具。

    “嗷呜——!”初发育的肉茎被清澈热流冲得突突乱跳,刺激到不通人事的幼兽紧张得挣扎起来,沈辛险些握不住勃动的狼屌,急忙攥紧安抚。

    “别乱动呀,马上就洗干净,就可以和主人做舒服的事了。”

    又是顺毛又是夸奖,总算顺利清洗得即将获准操逼的肉棒光洁干净,没有一丝尿骚味,只散发着雄兽情动时本身分泌的淡淡麝香。沈辛很满意地轻戳两下形状可爱的冠头,逗得小狼又含混地咕哝,不满主人如此捉弄自己,纵身一跃跳出浴桶扑倒沈辛,抖着毛甩了他半身水。

    沈辛并不介意衣服被他弄湿,反正马上也要脱掉,就着被压倒的姿势捞过厚布巾裹住狼崽子大力揉搓。纵容小家伙不安生地在自己身上拱来拱去,想肏又不会的焦急吐息喷在颈窝又热又痒。

    “这是谁家的色狗,鸡巴刚能硬就想着骑主人,嗯?”沈辛故作惊讶,说着捧住狼头抬起与他对视,音调扬起,用宠物都爱听的夹子音惊喜道,“原来是我家的啊。”

    这个语气听起来就是表扬,洗浴后稍稍缩水的雪团子尾巴快甩成螺旋桨,兴奋地嗷嗷附和着向沈辛撒娇。

    室内唯一的光源来自燃着柴火的炉子,暖黄的火光幽微,昏暗的环境自带暧昧氛围。沈辛托抱着变沉了些的幼狼搁到床上,自己背转过身去拉严窗帘,确保等会儿与狼媾合的荒淫画面不会被任何人窥见。

    与性欲骤起匆忙破处的那次不同,沈辛为今夜的结合铺垫了一天,期待漫长到小腹都隐隐战栗。这是他进入游戏世界后第一次真实地做爱,以自己新生的雌逼接纳性器插入,沈辛久违地有些羞涩不安,脱光衣服后就手脚并用抱住小狼,脸埋进他胸前蓬软的皮毛。

    “你是我的第一个,小逼还没被鸡巴操过呢,等下要对我温柔点哦。”